囚禁在江苏的上古巨魔:《古岳渎经》的秘密

《山海经》记载,大禹治水的时候遇到过很多阻力。上古水神共工,在撞断不周之山,使天地倾斜后,很快又挑起了同大禹派系的战争。共工手下收罗了不少神兽,比如水怪「浮游」、巨大的九头蛇「相柳」,这头巨蛇口中流出的毒涎,汇成毒沼,鸟兽近则死,周遭生物绝迹。大禹在同这些超自然巨怪长期战争中,逐渐培植起了一支超自然部队,用来对抗和捕杀包括共工阵营在内一切有碍他统一全国的恶魔巨兽。

古卷

数千年后,唐朝。

事情的叙述者,叫李公佐。

李公佐是个文人,他写过一篇颇著名的传奇小说,《南柯太守传》。今天,我们常用「南柯一梦」这个词,来慨叹希望破裂、努力东流、恋人离开等等一切美好想象幻灭、状态终结,正是源自李公佐这部小说。

唐宪宗元和九年(814年)春,李公佐同楚州(江苏淮安)刺史泛舟洞庭,同行者还有一个素来在山中修行的道士。

当天晚上,他们睡在山上。第二天一早,趁着天光正好,鸟语花香,由那道士向导,三人扪萝越涧,探幽访奇,意外的在一个隐秘的山洞里,发现了八卷古籍。

尽管山洞干燥,保藏得也颇见用心,但年代太久,竹简多有腐朽、虫蠹,许多文字漫漶难辨。

三人带着古卷回住处,努力解读,依稀可识,卷首题着《岳渎经》三字。卷上文字编次奇古,李公佐一读之下,大吃一惊,想起一桩让他十几年不曾或忘的奇闻。

铁链

那是唐德宗贞元十三年,也就是十七年前,年轻的李公佐游历潇湘,苍梧山下,邂逅故友。两人泊舟古渡口,向晚,便同在一佛寺落脚安歇,班荆道故。

那晚月满湘江,波光潋滟,就着这浑融月色,滔滔水声,朋友声音低沉,说出了一件事情。

三十年前,楚州有渔人在龟山脚下垂钓,鱼钩不知钩到了什么东西,拉拽不出。这渔人练有「潜目」,能水下辨物无碍,水性极好,当时便一个猛子扎下水。

寻了鱼钩,正待返上水面,却隐隐见水下极深处,贴着山壁,有一大团物事。渔人艺高胆大,继续下潜,直下到五十丈时,水压已经极大,却终于看清了那团物事,渔人只觉得一股冷气直逼心脏,震骇莫名——那一团黑糊糊的东西,竟是一盘紧紧缠绕在山根上的巨大锁链!

这锁链每一股足有数人合抱之粗,别说前所未见,简直闻所未闻,渔人极目远视,水深处茫茫一片,望不到锁链的尽头。

这是究竟什么东西?

如此巨大的锁链,是谁锻造的,有什么用处?

为什么会缠在龟山山足上?

渔人脑袋一片空白,慌张浮上水面,大声嚷嚷起来。

翌日平明,事情被报上了时任楚州刺史公廨。

刺史带人赶到现场时,水畔已经人山人海。自恃水性出色的汉子们一个接一个投进江水,又各个带着惊恐兴奋的神色冒出水面,大声述说着相似的内容。

当下,由官府出面统一组织潜水高手数十人,皆带绳索,一齐潜入水下,缚在那锁链上,再由岸上众人合力拖拽,却哪里拽得动分毫?官府再急调耕牛五十头,岸上众人也俱都使出吃奶的力气,妇孺上阵,人人参与,口号震天,蹬得地上坑坑洼洼,泥土翻起。忽然手上一颤,似乎是那锁链被拖得动了一下,众人群情激昂,正待再接再厉,水上哗然巨响,狂风陡起,刮得众人气为之闭,滔天巨浪冲天奔涌,直扑岸上。众人惊呼退却,已有无数人拍倒水中,跌进江里。场面登时大乱,入水的人挣扎着上岸,岸上的人手脚并用着后退。水花散去,大地猛地一震,忽然间,水中的人停止了挣扎,岸上的人呆若泥塑,有人瘫坐在地上,有人两腿酸软保持着半蹲半站的姿势,所有人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张大了口,瞪着眼睛,望向同一个方向。

阳光之下,泥泞的岸边,此时此刻,耸立着一尊巨大如山的苍猿,青躯白首,雪牙金爪,双目紧闭,侧耳作倾听状。颈上系了一条粗大的锁链,淋漓着水滴,直通江心。

刹那之间,安静出奇,只有零零星星的呻吟和此起彼伏急促的喘息,以及呜咽的风。

忽然,第一声惊呼起,人类沉浸在恐惧时下意识发出的喊叫声登时此起彼伏,所有人都在拼了命的向后爬行、蠕动、翻滚、踉跄着逃跑。巨猿听得声响,引天长啸,双目陡睁,金光迸射,神采若电,环视全场。见了蝼蚁般瘫软在地的人群,和拴在铁链上的绳索,蓦地暴怒起来,捶胸顿足,它那巨大的脚掌拍下,大地剧烈颤抖,霹雳般的咆哮震得人几欲晕厥,哭喊声一片,有人慌不择路掉下水,有人缩成一团哀求着诸神保佑,有人屎尿齐流,已似痴呆。

然而巨猿吼过之后,却好似意兴阑珊,拖着仍拴在锁链上的五十头耕牛,慢慢走回水里。

有人艰难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向水边挪去,引颈眺望,浩瀚的淮水波光粼粼,平静如昔,除了一片狼藉的江岸,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古魔

此事被当地官府封锁消息,严禁走漏,连本地地志、公文卷宗也不载,是以多年之后,只留有民间传说,而远在庙堂的继任长官却完全不知其情。

听完李公佐的转述,刺史和道士称奇不已,再去看那古卷,则霍然贯通,越发难以置信,原来卷上载录的内容,其中一段正是关涉水底巨猿的来历。李公佐抽毫点墨,一字一字誊抄下来,全文作:

这段短短的文字,记载了大禹时代一场惊天动地的剧战:

大禹治水,奔走天下,三至桐柏山,至则惊风走雷,石哭树吼,天凄地惨,部队勒兵不敢前。大禹谓必有妖异,果然桐柏山神现身,说此地盘踞一头巨魔,名叫「无支祁」,辖制淮水、涡水,此物形若猿猴,力逾九象,疏忽往来,迅若电闪,不可捉摸。大禹连遣三大天神与之战,遣出「童律」,童律不敌;遣出「乌木田」,同样败北;再遣「庚辰」,庚辰是西王母之女云华夫人身边神将侍卫,专能降服天下凶兽。此战,无支祁召唤无数妖魔:一首而三身的「鸱鸟」、树妖、水妖、山妖、石怪。庚辰一骑当千,力战群妖,击败无支祁,以巨索锁颈,金铃穿鼻,镇压在淮水之阴、龟山山足之下。

李公佐读罢,默然良久,心中震骇,原来,那淮水之下,当真存在着本不可能存在的超自然怪物。遥想数千年前的神魔激斗,道听途说的水底巨魔,原本以为都是荒诞不经的怪谈,如今,好友讲述的奇闻,和眼前斑驳的古简却两相对证,不谋而合,方知世事之奇,非人所能测。

他望着朗朗青云,热血沸腾。

六道茫茫,何处是津涯。

-完-

唐·李公佐《古岳渎经》

解说

1.关于文献

无支祁的正式记载,始见于唐。《唐国史补》曾引《山海经》说:“水兽好为害,禹锁于军山之下,其名曰无支奇(无支祁)”。但是今本《山海经》并无该条,这就有两种可能:一,《唐国史补》的作者李肇读了假的《山海经》,《山海经》这种渊源较久远的古籍,流传过程中衍生的版本是很多的,传抄和梓行时很容易出现篡改情况,古时查证辨别又不太容易,所以也许李肇读的《山海经》是被后人添加过内容的,他又糊里糊涂把伪作抄进了自己的著作;二,原本《山海经》有该内容,今本《山海经》遗失了。

无论哪种情况属实,以今天文献来看,无支祁只能是最早出现在唐人记载里的。

2.关于铁链

有人也许要说大禹时代尚未出现冶铁技术,怎么能用铁链锁无支祁?其实那锁链质地似铁,是故当时记载就以“铁链”录之,但究竟是什么材质,嘿,上古神异,就不是我辈能揣度的了。

3.关于孙悟空

今人或认为无支祁是孙悟空的原型,这种说法出自鲁迅(真的出自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介绍李公佐其人时略略提到了《古岳渎经》,原文说:“……吴承恩演《西游记》又移其(无支祁)神变迅奋之状于孙悟空……”。这句话的意思简单明了:吴承恩写《西游记》时,参考了无支祁的“神变迅奋之状”,而并不是说孙悟空是由无支祁演进而成的。各种网络小说和标题党类型的自媒体们连稍微搜索一下求证一下的举手之劳都不愿为,就言之凿凿将无支祁定性成孙悟空原型,且奇货可居一般,以为找到了颠覆读者对于古典名著认知的猛料,大肆渲染,致使该说在网络上愈演愈烈,让人不知该欣慰于传统文化得到了宣扬,还是该郁闷于宣扬者的不求甚解。

其实神话传说中的形象相互影响是很正常的,其关系多为取鉴,而不是直系的演变。比如我们甚至可以拉这样一条关系链:

夔:《山海经》中的夔是一种独脚牛怪,但《国语》的说法是独脚猴怪,也就是「山魈」;

山魈:中国古神话研究泰斗袁珂先生的《中国神话传说词典》认为,山魈演变成了无支祁。

若按照演变说,无支祁又演变成了孙悟空,那么其实就是独脚牛演变成了孙悟空,按照生物学分类,界门纲目科属种,牛是偶蹄目,猴是灵长目,把人家齐天大圣的目都改了……这个……你敢信?

4.关于囚禁地点

囚禁无支祁的龟山,一般认为是今天江苏淮安在盱眙县。盱眙二字,想必诸位美食家不会陌生,盱眙小龙虾名满天下,品质不差,大概是得到了淮水大神无支祁「境内水族知名度+10」的魔法Buff加持。

「古卷传说」

发现上古异秘

唤醒尘封的传说

分发

上一篇:第19届潍坊市青少年机器人竞赛圆满收官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